我们期待扭曲的照片下会有一个扭曲的人类,只可惜跳出屏幕的他“泯然众人”。刘梓晨以一种错误的方式出现在我们大众的视野里,在这个猎奇的世界中被顶到了浪尖,他的灵魂是如此模糊,希望时代的浪潮有一天会将他模糊的灵魂打磨的更加清晰。

昨晚(2017年1月20日)的《奇葩大会》上有一位最具争议的奇葩,他就是网红“蛇精男”刘梓晨。

突然有那么一天,他 火了,他 发布在网上的照片与他自认为很逗逼的言论,都在挑战大众审丑的底线 , 让人直呼“辣眼睛”。 他也许 借此 获得了参加综艺节目的机会,或者接几条微商广告赚点零花钱, 而 代价则是被无数的口水淹没 。 无论你是看不惯假脸,还是讨厌网红,亦或是受不了炫富,去他的微博下骂几句能让你的怒火熊熊燃烧,一泻千里。

在《奇葩大会》上,刘梓晨声称自己 “没有做过整容”,因为肖骁说他丑而对肖骁“无爱”,针对前一段时间沸沸扬扬的不雅视频,他也说那是“朋友泄露出去的”。他一直在澄清外界对他的攻击,唯独没怎么谈及过自己。

最后, 刘梓晨没有得到4位导师的邀请进入《奇葩说》。马东说:“19岁,却是如此模糊的一个存在”。高晓松则 称他“迷失在虚荣里”。

我是通过语音聊天对他进行的采访 。 录制完《奇葩大会》没多久他就回到美国准备学业方面的事情了。采访中,他显得很有礼貌,并不 让人讨厌 。包括曾对接他的导演组成员,都说他“很好相处,为人低调。”

(来自导演组成员朋友圈)

刘梓晨是幸运的,作为一个山东孩子,他却不需要承受巨大的高考压力。

因为8年前,还在读初一的他被创业成功的父母接到了美国的西雅图。他的父母在当地经营一家有名的连锁餐厅,足以给刘梓晨极其优越的物质生活。在“成名”之后,他家里人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他的父亲虽然并不是很支持他的做法,但因为工作忙,也没时间管他。他注射玻尿酸、做微整的钱来自于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做过整容,偶尔也会学着儿子在微博上发点照片。刘梓晨说他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很好,就和朋友一样,无话不说。

相比之于家人的始终如一,刘梓晨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却会带给他不少困扰。最有名的莫过于那次不雅视频的传播。同时,他也遇到了所有成名之人都会遇到的困扰: 各种在中国时的老同学开始给他发私信、叙交情;还有一些人则会以“蛇精男同学”的身份爆料刘梓晨当年的一些事情。 前不久,就有一个同学向某营销号投稿,说当年刘梓晨“有洁癖,半夜听歌不尊重别人,本人特别特别丑”。谈到这些时,他语气里第一次有了一些怒意。

何炅在台上提问他背后有经纪公司做推手。据节目组导演说,刘梓晨确实曾在网红朋友的鼓动下签过一家公司。然而,他本人并不清楚签约意味着什么。 他被 那家规模不大的公司当成了摇钱树,对公司安排的各种各样的直播与线下活动很是抵触,几乎从不参加。 前后不到 8 个月时间,刘梓晨没能给公司带来收入,公司也没给刘梓晨带来任何好处,双方不欢而散。

而 当他聊起喜欢的事物的时候,言语间充满不可抑制的兴奋。我没有感觉到电话那边的人是一个广受争议的网红,他就像一个普通的 20 岁大学男生,在回宿舍的路上和同学讨论自己喜欢的游戏与电影。

1996 年出生的他说自己是一个“二次元”,对《神奇宝贝》系列尤其痴迷,不仅动画“从小看到大”,相关的游戏更是一个不落,去年上市的《神奇宝贝:月》他已经通关了。最近在看的番剧是《会长是女仆大人》

此外,他还是一个恐怖片迷,对即将在美国上映的美版《午夜凶铃》格外的期待。 ( 二次元和恐怖片会不会是他 P 图的灵感来源呢? )

刘梓晨一直强调自己 P 图发到网上并不是为了炒作自己,从玩 QQ 空间的时候,他就这么 P 图,直到微博将他彻底的推向大众面前。我有了解到, 他有他自己的圈子,圈子里的人着实以夸张的“大眼睛、尖下巴”等等为美。

他坦言,以这种方式走向公共的视野给他带来了许多的困绕。但是,他也毫不在乎网友对他的谩骂与评价,他用 “无言无声无息是对他们最好的回应 ”、“ 我是你饭后的话题,你却是我不值一提 ” 等语言形容骂他的网友,带着一股子青春期式的赌气。他也不想因为各种各样的攻击而改变自己的审美方式,他坚持说这种 P 图方式是“ 90 后喜欢的”。

对于红还是不红,他也并没有什么执念。《奇葩大会》上,高晓松向他直言 “你不是真的红了”。 对于这句话,他说: “我认同高晓松老师的价值观,我就是个网红,网红是靠争议诞生的,今天大家说你红,你莫名其妙就红了,什么时候大家都不理你,也就不红了。”

刘梓晨 说 ,他参加综艺节目是因为喜欢这档节目。他之前参加过某档谢娜主持的网综,原因是“喜欢谢娜”;而从他接到那档节目的通知,到参加节目录制,前后不过 48 小时的时间,他没做任何准备, “在台上整个人都是懵 B 的,只能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他说,相比之下,参加《奇葩大会》更让他觉得轻松。

他说他没有丝毫要 “洗白”自己的想法。邀请他当嘉宾的综艺节目有很多很多,几乎都被他回绝了。他心里知道,参加越多节目,可能会让骂他的人越少、关注他的人越多。 但是因为“太懒”,所以他只挑了自己最喜欢的两个。

当我问到他觉得自己哪里奇葩时,他笑着说: “我觉得我自己蛮奇葩的啊!因为别人叫我蛇精男 ........... ”

我对他说: “我更想听你本人认为你奇葩在哪里,而不是别人觉得。”

他稍稍停顿了一会儿 ,说: “那,其实我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就比如传照片,一张传错了之后我会删掉所有的重新传之类的,我觉得这还蛮奇葩的。”

而很多人都会给自己贴上强迫症这个标签。

我们聊的越多,我越觉得他更像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 “并没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 我问他生命中有什么事情令他印象深刻时,他回答到。

至于 “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他说: “顺其自然吧 , 将来有可能学画漫画当漫画家,也有可能学表演,当演员 ”。

不过,说到表演时,他说他喜欢看国产的古装剧,最喜欢的演员是杨幂,因为 “颜值高、真实”。而除了恐怖片之外,他对于电影艺术并不了解,更没有什么追求。

采访的最后,我祝他学业成功,将来成为自己理想中的人。他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然后挂下了电话。

我穿透了刘梓晨用照片组成的次元壁,触碰到了他本人,和马东形容的一样,他是一个 “如此模糊的存在” 。 他不是一个奇葩,不是一个罪人,只是一个迷失在时代里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