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眼,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年。法国于11月13日举行巴黎连环恐袭两周年纪念活动,马克龙总统和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当天前往2015年11月13日遭受恐怖分子袭击的六处地点哀悼遇难者。这又将伊斯兰极端组织拉回到世人的视线里。

这些年来,伊斯兰极端势力频繁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特别是近年的IS,更是让世人唾弃不已。

而伊斯兰极端势力的终极战略目标,是建立一个统一的伊斯兰国家。那为什么却走向了恐怖主义?

如果要建立一个国家政权,对内需争取民心,对外也要被世界各国接纳。而极端组织反人类的做法,只会被唾弃。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极端组织对自己的伊斯兰同胞也绝不会心慈手软。在IS崛起之初,其在伊拉克大肆屠杀投降军人与平民,并将照片发布到互联网上的行径,无不让人震惊。随后的叙利亚战事中,对反抗者的屠戮,和占领区内部的清洗也从未间断。

如果说伊斯兰极端势力对西方搞恐袭是因其压制伊斯兰而打击抱负的话,那么,对自己的同胞也这么心狠手辣的话就让人剖为不解。要知道,立国建政没有民众支持的话,那就算建立了统一的国家,内部却暗藏汹涌啊!

明知如此,伊斯兰极端势力也要一条道走到黑,这种“若非同道,即为寇仇”的态度,不是自取灭亡吗?

可事实是,IS过得很滋润,成功“建国”不说,在战场上也是节节进逼。要不是关键时刻俄罗斯出了手,恐怕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也就没了。

为什么这样的反人类反文明的残暴行径,竟会成为极端组织发展壮大的得力武器?请看云石君接下来的个分析。

恐怖手段对极端组织有什么作用?

我们先从外部文明说起。

来看看当下的中东秩序,掌握在由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手中。西方通过分而治之的方式,将中东伊斯兰世界分为十多个国家,彼此间相互制衡,以至于无法联合起来反抗西方的统治。

而IS的政治目标是建立一个中东伊斯兰世界的大一统国家,与西方利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这样一来,二者的冲突在所难免。而西方主宰中东,基督教世界整体凌驾于伊斯兰世界之上的现实,也决定了IS要实现目标,必须将西方这个拦路虎给清除。

很显然,IS和西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如此一来,便只能借恐怖袭击这样的不对称战争的方式来报复西方。这才有了文章开头提到的巴黎恐袭时间,这只是无数次恐怖袭击中的一次而已。

当然,IS发动巴黎恐袭的动机并非只是单纯的报复。实际上,IS此举,隐藏着利用穆斯林移民,从内部搅乱西方的战略目的。

二战后,欧洲出于发展经济、应对老龄化等等目的,一直在不间断的接纳中东和北非的穆斯林移民。几十年过去,这些移民和他们的后代,其规模已十分庞大,并遍布欧洲各地。近这几年的叙利亚之乱,又使得大批叙利亚难民一路向西,给欧洲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而移民欧洲的穆斯林因各种原因并未融入到西方世界,仍保持了自己的伊斯兰信仰,并采取聚居的方式生活。同时,由于文化隔阂和知识水平的差距,穆斯林普遍生活在欧洲社会的底层,在西方主流社会的边缘。

正因如此,IS见缝插针,鼓动对欧洲主流社会充满怨气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穆斯林移民。随着近年来欧债危机的影响,欧洲失业率也相应提高,处在社会底层的穆斯林移民的生计更成了问题,从而也加剧了穆斯林移民与欧洲基督教主流社会的矛盾。这些年欧洲,尤其是法国这个穆斯林移民大国,移民骚乱层出不穷,便是这种矛盾的具体反映。

正常情况下,这些带有种族歧视成分的阶级矛盾而已,因穆斯林移民缺乏组织和精神引领,想要成气候并非易事。

伊斯兰极端势力正是看准了这些,一旦,恐怖势力介入,一方面可以组织这些欧洲穆斯林,让他们走向集团化、专业化,另一方面可借助原教旨主义给欧洲穆斯林洗脑,为他们扰乱欧洲主流社会的行为提供意识形态支撑。

不过,尽管IS们极尽全力蛊惑煽动穆斯林移民,但真要有所作为,也是难事。试问,谁愿意整天干着杀戮的勾当?就算穆斯林生活有多么不堪,但还是可以安享太平,不用每天都提着脑袋过活。再看看IS们的恐袭手法:与敌人同归于尽,这种行走的炸弹可不是好玩的。就算有圣战者可升天堂等歪门邪说的蛊惑,但毕竟人类的本性都是贪生怕死的。所以,大部分穆斯林还是选择苟且的活着。

这下,难住了IS们。因自身实力有限,只能采取恐怖袭击这种不对称战争方式来打击西方。但恐袭的反人类性质,以及“圣战者”的必死结局,又导致其无法在穆斯林群体中争取到足够的认同,更招募不到足够的“死士”,扰乱西方社会的能量就会大打折扣。

如此一来,IS就只能频繁发动恐袭,来挑起西方对伊斯兰文明的整体排斥,以此来达到目的。

一两次的恐袭,大家可以把它认定为伊斯兰中的极端势力所为,但次数多了,受害方的心理认知必然会发生变化,会将这种反感,扩大到针对整个伊斯兰宗教,以及全体穆斯林。

就拿美国来说,911爆发后的头几年,美国主流舆论矛头只是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这个狭小范畴,但随着恐怖活动的不断发生,美国主流舆论也上升到对整个伊斯兰文明体系的反感和排斥。同样的,被恐怖势力袭击过的其他国家,也对伊斯兰文明有了别样的心情。

就算如此令世人厌恶,这却是极端组织发展壮大的唯一手段。来看看极端组织的发展途径:从基层汲取力量,通过发动民众形成政治势力。不过,极端组织能拿得出手让民众支持、效力的本钱并不多。

那怎样才能发展壮大极端势力呢?

随着恐怖袭击的不断发生,全球受害国对极端势力的仇恨,会蔓延到针对整个伊斯兰文明体系。而伊斯兰世界以外地区生活的穆斯林则成为了最先被拿来开刀的对象,生存环境不容乐观。如此一来,穆斯林移民受到的歧视也会越来越重,而打着“圣战”旗号的极端组织,便有了可乘之机。

我们再看看伊斯兰世界内部。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外部对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反感,必将殃及到整个伊斯兰文明,伊斯兰世界的整体生存环境也必将恶化。由外部影响传导到内部,伊斯兰各国的内部社会危机自是避免不了,这样一来也就给恐怖势力的发展提供了内部基础。

同理,通过在伊斯兰世界内部屠杀,政府无力安置家破人亡的流民,而IS正好可以利用这些流民,将其发展成极端势力。

或许有些人不解,流民怎么就成为了仇人的恐怖组织的帮凶?按理说杀亲之仇,不共戴天才对。

我们可以看看,人的本能之一:求生。在被极端组织洗劫后,流民没有政府的帮助,只有死路一条,而加入洗劫他们的极端组织,反而有一线生机。

洗劫——裹胁群众——壮大后再去洗劫,这种滚雪球,是暴力武装发展壮大的一种经典血腥模式。黄巢、李自成,这些中国古代著名的流寇,均是通过这种模式发展壮大。

虽然这种模式是极端反人类反文明的,但对IS而言,有效能达到目的的都是好办法。

综上,极端组织利用外部排挤穆斯林,和内部煽动伊斯兰同胞,来发展壮大自己。而恐怖屠杀,则是推动这种“创业”环境形成的最佳方式。虽然,伊斯兰文明生态遭到严重破坏,但极端组织确实凭借此取得了效果,而且伊斯兰各国合法政府也对他们有所忌惮。因自身实力不足,而又想实现远大抱负,只能走旁门左道了。这也算是“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不过,近年来,在国际社会的合力打击下,IS这股逆流,终于走向了末路。但IS倒了,极端恐怖势力就会消失吗?非也,在云石君看来,中东局势的发展态势,决定了极端势力不仅不会消亡,反而很有可能在未来的不久,迎来下一阵猖狂。为什么这么说?云石君将为您解读更多的地缘政治与国际关系。

  • 电影 钢铁战侠
    钢铁战侠
    Derick Fage Joe Estevez Brianna Barnes Islam Balbaa Ray Besh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