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地球知识局——俄国伊斯兰化

本文为我局第561观察文章,今天我们讲讲俄国伊斯兰化

作者:橘子亲王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预计到2020年,穆斯林人口将占到俄罗斯人口的五分之一;再有30年,俄罗斯的穆斯林人口就会超过俄族人。”一名俄罗斯宗教人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的采访时如是说道。


人数有点多

此番言论在俄罗斯并没有激起什么风浪,俄罗斯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身边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人群。从政府层面来看,鼓励伊斯兰教的传播和保护,似乎也一直是一件政治非常正确的事情。在欧洲各国苦恼于穆斯林人口增加造成国内民族和宗教冲突激化的今天,俄罗斯的包容态度倒是难得一见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历史悠久的伊斯兰

在俄罗斯这个以东正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人们对伊斯兰教的认可度出人意料地高。

根据俄罗斯官方出版的宗教材料,历史上俄罗斯境内的一个地区——伏尔加保加利亚州,早在922年就宣布成为了一个伊斯兰国家——这当然是公元8~9世纪快速扩张的阿拉伯帝国留下的遗产。在今天俄罗斯国土的西部和南部,类似这样过去是伊斯兰国家的州市并不少见。反倒是第一个以东正教为国教的基辅罗斯,比这个时间点还晚出现了60多年。

伊斯兰教长达一千年的传播

覆盖从东南亚到俄国

从西非到中亚的广阔世界

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了

悠久的历史成为了很多俄罗斯穆斯林自豪的资本。在俄罗斯强调国家主权、领土统一的强势语调中,这些地区也很自然地被信仰东正教的俄族人视为与自己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伊斯兰文化就这样成为了俄罗斯人认可的文明的基石之一,接受度远比在西方盛行的天主教高得多。

大团结大团结

但其实在历史上,今天俄罗斯境内的伊斯兰化区域和东正教区域互相之间并没有太多认同感。甚至在沙皇俄国出现之前,双方还长期处于战争状态,满满的都是互相伤害。

比如克里米亚鞑靼人一直保持着和土耳其人的密切联系,在西南方向不断骚扰俄族人,一度还把俄族人和乌克兰人当作奴隶对外出口。根据当时的俄罗斯法律,俄族人、日耳曼人、波兰人和立陶宛人都允许被出售给鞑靼人,这在整个欧洲都是独一份的特殊买卖。

如今是中东难民入欧洲

奥斯曼鼎盛时恐怕是反过来的

南方车臣和达吉斯坦的穆斯林则和波斯人关系更好,曾经是什叶派最稳定的大本营之一,并与当时的俄国产生了大量矛盾。在什叶派向外扩张的过程中,这些穆斯林的作战能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两个地方

俄国人至今都不太放心

一直到俄族人完成中央集权改革,沙俄出现在历史上时,伊斯兰化的地区才逐渐臣服于一个统一的俄国。但在宗教魅力巨大的前现代,雄主如伊凡雷帝和凯瑟琳大帝也没有能够完全将伊斯兰教和俄族文化真正统一。虽然他们通过政策上的压制,让伊斯兰教的地位看上去很低,但伊斯兰教的领袖们也通过宗教与民族历史相结合的方式予以抵抗。

国家政权和少数宗教权威竟始终没有分出高下来。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是苏联。

锤子和镰刀的钢铁洪流来了

无神论下的教徒

苏联出现之初,在当时的世界上是一个极富实验性的政权。要整合如此庞大的国土和如此复杂的民族,塑造一种统一的意识形态是必须的。在互相交错的宗教版图中,无神论便是绕开所有宗教争议(当然同时也得罪了所有宗教)最好的武器。因此在整个苏联时代,传统的宗教受到了国家机器极为强力的弹压。

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意识形态

他所推崇的人生理想和社会理想

皆为前人所未见

比如蓝色的Sobornaya清真寺,是莫斯科苏维埃政权下唯一被允许运作的伊斯兰教礼拜场所。但即使是这样一座落寞的清真寺,在苏联时期实际上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它不被允许接纳穆斯林国民做祷告,仅仅用来接待偶尔来访的伊斯兰国家使团。

莫斯科奥运会场馆前蓝哇哇的一座

其他宗教的日子当然也不好过。比如现在被视为俄族人传统宗教的东正教,就被列宁用一系列论文和会议决议剥夺了作为国教的身份。不仅东正教的财产被大量没收,连办教会学校的资格都没有了,神职人员在社会活动中的特殊身份也被取消。这直接导致了东正教会在苏联成立早期成为了坚定的反对派。

苏联反宗教宣传画  宗教阻碍五年计划

到了斯大林时期,宗教的命运就更为悲哀了,干脆被划成了人民的敌人,人人得而诛之。这直接导致了教会力量的崩溃,苏联内部的各宗教信徒都被从教会中剥离、打散、重组,成为了单纯的苏联国民。无论是东正教还是伊斯兰教,经历了这个时代之后都难以形成可以抗衡世俗权力的势力了。

莫斯科现代历史博物馆展出的一些历史照片

但人们对宗教的需求还是在。尤其是在莫斯科注意力之外的地区,宗教的受众基础仍然完好。所以当赫鲁晓夫开始对斯大林时代的政策进行反复,打压极端反宗教团体以后,宗教就迅速恢复了。而且苏联开始为沙俄时代的政策付出了代价。

和前任相比

赫鲁晓夫显然更加关心人民的日常所需

从肉蛋奶等副食品到他钟爱的玉米

上文述及,沙俄时代为了压制伊斯兰教的影响,当局采取了不少措施,其中就有将伊斯兰神职人员从俄族人聚居地附近向中亚迁徙。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大规模接受伊斯兰教,就是在沙俄时代。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中亚国家的基层宗教组织已经相当发达,一旦苏联放松了对传统宗教的管制,过去的迫害就成了口实,加剧了中亚加盟国和苏联主体的民间矛盾。

苏联帝国包含了众多其他民族

包括分布于整个五斯坦地区的突厥人(蓝色)

显然已经超出了斯拉夫人(红色)的扩张极限

苏联的最终解体,宗教因素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而且这场宗教政治地震的余波,也开始从中亚逐渐蔓延向俄罗斯腹地。

同化与封锁

苏联解体之后,新生的俄罗斯面临着世俗权力和宗教权威的重新洗牌,当局开始扶持东正教作为国家意识形态接替过去苏联时代无神论的角色。大量宗教设施和资产被归还给教会,并在国民教育中设置了宗教类的课程,把东正教和俄族人绑定,作为一种国家认同。

看我的表情

苏联时代延续下来的户籍政策却在和这个意图唱反调:俄罗斯人在人口普查时只需要登记自己的民族,而不登记宗教信仰,传统上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人口自动被归类为穆斯林。所以在俄罗斯边远地区的居民,如鞑靼人,巴什基尔人和车臣人,都不承认莫斯科设定的国家认同。

库尔沙里夫清真寺中虔诚的信徒

这让情况变得异常复杂。已经和西方为首的外部世界激烈对抗的俄罗斯,无法再承受国内民众的互相对立,只能在扶持东正教的同时,将伊斯兰教也纳入国家历史文化系统当中。这才有了普京的一句引起极大争议的话:“东正教比起天主教,还是和伊斯兰教更接近些。”

屹立在众人之中

冬天再站一回

台面上的宣传是如此,台面下的限制还是不可避免。在莫斯科,得到国家批准经营的清真寺只有四座(其中就包括上文提到的Sobornaya清真寺),而在莫斯科的穆斯林群众却有250万人。莫斯科市长宣称,四座清真寺已经足够服务全市的穆斯林了。

然而四座清真寺似乎并不够用

对比之下,柏林的30多万穆斯林使用着至少6座大型清真寺,其中还有一座是2017年新建的,并以德国文学的标志性人物歌德命名;比利时安特卫普的8万穆斯林则可以在十几座清真寺中祷告。他们的待遇可比莫斯科穆斯林好多了。

不够用不够用..

有鉴于此,俄罗斯穆斯林群体对当局维护俄族利益的决策经常表达不满。

不过就算宗教设施不足,俄罗斯穆斯林的人数还在不停地膨胀。俄罗斯全国平均生育率为每名妇女1.5个孩子,在大城市更少,只有1.1个;而在鞑靼人、车臣人和印古什人聚居地,妇女生育率可以达到5个以上。

俄国人口衰退,还是俄族人口衰退?

事实上,自1989年以来,俄罗斯的穆斯林人口增加了40%,达到了约2500万(俄罗斯全国人口不过1.4亿)。快速增长的穆斯林人口引发了不少俄族人的紧张情绪。2005年,俄罗斯甚至出版了一本畅销小说,名为《巴黎圣母院清真寺》,直指21世纪中叶的欧洲会成为穆斯林的欧洲,而基督徒只能住进贫民窟。

比例不高但是增速快

又会发生怎样的影响呢

(参考维基百科)

双方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产生的矛盾可见一斑。

为了缓和双方的情绪,俄罗斯政府、东正教首领和穆斯林领袖纷纷表态,要维持一个团结的俄罗斯,毕竟在这片国土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残酷的宗教战争。当然呼吁之外,政府还是采取了一些实质性的措施,比如关押极端分子和限制外国穆斯林入境等,希望从侧面解决这些问题。

可是维持局面的国家机器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也深深扎根在国情和国民结构之上。以俄罗斯国家机器的最强硬手段军队为例,据估计已经有10~20%的士兵是穆斯林。有人大胆猜测,到2050年,由于穆斯林人口的年龄结构更年轻,将会有一半的俄军是穆斯林。

目前还是和东正教更亲一些

到时候这国家机器怎么运转,还真是个问题。

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地球知识局(⊙v⊙) 

END



  • 电影 钢铁战侠
    钢铁战侠
    Derick Fage Joe Estevez Brianna Barnes Islam Balbaa Ray Besh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