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地球知识局——法国与伊斯兰

本文为我局第640观察文章,今天我们讲讲法国与伊斯兰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自新航路开辟、欧洲殖民扩张以来,一直是欧洲携其文明征服世界。

但近些年来,“欧洲的伊斯兰化”却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提起,对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恐惧成为部分欧洲国家人民的普遍心态。而处于欧洲核心地带且占有重要地位的法国成为这一现象的典型国家。


曾经留下过很深刻的阴影

过去因高度文化自信而对穆斯林群体抱有很强容忍度的法国人,最近也开始患上“恐伊症”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越来越多的穆斯林

迄今为止,法国共生活着超过500万穆斯林,占法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而已经成规模的穆斯林居民也确实直接或间接地造成了法国的社会问题。

他们甚至按人口增速做了一下预测

在没有难民的模式下

2050年,法国穆斯林会达到12%


而有大量难民的模式下

可能达到18%...


近些年,法国遭受的恐怖袭击不少,而这些恐怖袭击事件多半和伊斯兰教有关:

2017年10月1日,两名女子在马赛火车站被刺身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宣布对事件负责;

2016年7月26日,一名神父在诺曼底教堂被两名袭击者割喉而死,攻击者被警方击毙,事后被发现也是IS成员;

2016年7月14日,法国国庆节,一大型卡车在尼斯的滨海大道沿途冲撞过节的人群,造成86人死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对此负责;

2016年6月13日,在巴黎西部马格纳维尔郊区的家中,一名警员和他的伴侣被声称效忠IS的武装分子刺死;


2015年11月13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突然袭击巴黎,国家体育场、咖啡馆和巴塔克兰音乐厅遭到袭击,事件造成惨重后果,至少130人在多起袭击当中死亡……

(这恐怕也是其中影响最大和最广泛的一次)

巴黎恐袭的一些画面

惨不忍睹


连番的恐怖袭击使法国不得不从今年7月5日起正式实行“列车反恐警察”(Train Marshalls)计划,内容是在法国行驶的列车上部署国家宪兵队行动小组反恐精锐部队人员,这些军人身穿便衣,混入乘客之中,一旦发生恐袭,将采取相应的干预行动。


极端穆斯林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法国社会,并轻而易举地对毫无防备的法国民众展开恐怖袭击,和法国本身的国情大有关系。

法国处于欧洲西部,地理位置极其重要,也是现代化程度高的国家之一,引而她对移民具有极高的吸引力。从19世纪下半期开始,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使法国迫切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这就已经吸引了来自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南欧地区及周边国家的移民大量涌入。


时间进入20世纪中叶,法国进入了3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期,劳工紧缺。而此时中东爆发了几次大规模的战争,导致大批穆斯林成为难民。这些难民无处可去,正好被需要劳动力的法国吸纳,参与了法国经济繁荣的建设过程。

但这一过程的副作用,是法国的穆斯林人口直线上升,主要移民途径包括劳务输入、家庭团聚、避难偷渡等多种形式。2010年以来中东发生的所谓“阿拉伯之春”更是大大增加了移民法国的穆斯林数量。

德国是个好去处,不过法国也不错

(英国脱欧需要2年过渡,2019方才实现脱欧)


穆斯林成年人口不断涌入法国,而且随着法国政府政策的口子越开越大,穆斯林移民的男女比例也趋于均匀,生儿育女也就顺理成章。伊斯兰教本就鼓励生育,法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对母婴的保护补贴政策又进一步推高了穆斯林生育率,导致人口结构都发生了变化。所谓的“法国伊斯兰化”是对这种现象的夸张化描述,但在一定程度上有其道理。

由于生活不顺利

然后就上街抗议了


而过度膨胀的穆斯林人口和中东北非的混乱局势,也加剧了法国本民族民众对穆斯林的恐惧。2012年10月,法国《费加罗报》公布了“伊斯兰在法国的形象”的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当受访者被要求选择三个词来描述伊斯兰教时,最常见的答案是:拒绝西方价值、狂热、顺从和暴力。

犯罪缠身的穆斯林社区

已经是法国警方无法管理的地区


双方的关系即使不算势同水火,也可以说互有龃龉了。

无法缓和的对立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极端暴力事件,恐慌中的法国社会越来越倾向于将伊斯兰教同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混为一谈。而这导致了原本相安无事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社会与文化分歧进一步加深,穆斯林群体也越发难以融入法国社会。

本来在法穆斯林就是少数人群,且受教育程度低,社会经济地位难以提高。而经济地位底下,决定了大多数法国穆斯林无法有效参政议政,在制度框架内很难为本群体争取利益。长此以往,法国穆斯林难免认定自己受到了社会排挤和边缘化。

穆斯林在法国街头礼拜

这个阵仗还是很大的


而被挤压、被孤立的感觉在现实生活中的叠加,最终导致他们往往有意识地去强化自身的伊斯兰身份。即使出生在法国,享受法国政府的福利,接受法式的教育,他们在内心深处还是对中东的祖国更有归属感。

比如这场穆斯林示威

就在强调

任何人都不得侮辱真主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一些法国本土出身的穆斯林,甚至不惜出走叙利亚、利比亚去参加极端组织,乃至参与对法国的恐怖袭击,实质就是为表达自身不满所采取的极端方式。而这些经济贫困、社会边缘化的青年人,也正是恐怖分子理想的发展对象。

非洲穆斯林也没忘了对抗一下法国


因穷而受排挤,因受排挤而自我封闭,因自我封闭而受到宗教极端势力蛊惑,因被蛊惑而参与极端活动,因极端活动而被主流社会歧视,因被歧视而贫穷。法国的穆斯林群体中有一部分就这样走上了恶性循环的道路。

而从法国本土族群的视角看来,伊斯兰教教义和教规不仅是异类,更是对西方现代化的挑战。对很多基督徒或是无神论者来说(法国从19世纪开始就进入了去宗教化时代,大量年轻人已经脱离了基督教组织),伊斯兰教是反西方和反现代化的,其传播的目的就是为了摧毁西方传统文化的根基。

法国穆斯林抗议学校不让自己戴面纱


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更是加深了西方部分民众的固有印象,甚至“谈伊色变”。西方世界曾经的普遍论调便是以“文明冲突论”来解读伊斯兰群体与外部世界的关系。

两个族群的尖锐对立,就是在这样的恶性循环和文化误解中越来越明显的。

压力导致矛盾

但这种沟通不畅和生存压力所导致的误解与冲突,并非注定如此。在法国初引进穆斯林难民的年代里,两大宗教、两大文明之间的差异就存在了,却并没有发生今日这般的对立。从根本上来讲,法国的“恐伊症”还是源于法国经济社会等现实利益的争端。

似乎只有欧洲这一侧暂时挡住了?...


在几年前经济危机和当前中东乱局所引发的难民危机的阴影之下,法国经济发展缓慢,部分民众就认为是大量穆斯林移民的涌入直接挤压了他们的生活空间。法国社会福利遭削减、教育资源被侵占、就业机会的减少等等社会问题都被捆绑到穆斯林移民的问题之上。

法国议员游行反对穆斯林街头祷告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越来越严重的族群冲突和宗教偏见呢?实际上,近年来看,法国为应对复杂的穆斯林问题,已经从多方入手、恩威并重,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举措。但碍于世俗政治的固有传统、西方制度结构,以及西方社会长期形成的对伊斯兰的偏见等多重因素,法国很难作出显著的、根本性的立场和政策改变,以及采取行之有效的配套措施。

青年才俊的中左翼总统马克龙

其实也没有很好的办法


再加上“文明冲突论”的思想观念仍在西方社会很有市场,让和平化解这些矛盾的尝试往往还是演变成了两者的对立和冲突。法国要解决如此复杂的族群问题可谓任重而道远,法国的穆斯林问题也成为整个欧洲族群矛盾的一个缩影。

其实法国本是启蒙运动的策源地,强调自由平等博爱的价值观,从法国文化的底层,是有处理这些社会危机的能力的。既然穆斯林已经在法国生根发芽,并且有相当一部分愿意接受西方式的生活,那么一刀切地使用暴力冲突和强制遣返等措施,并不能合理地解决这些社会矛盾。

面对这样来献花的穆斯林 你很难说不


法国,和面临“伊斯兰化”的整个欧洲,倒不如继续推动开放、宽容的社会环境,从政治、文化、宗教等多方面实现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跨文化调和。最终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既民主又尊重文化和宗教差异的欧洲公民社会。

比如这样


部分穆斯林居民因边缘化和贫穷而投入极端信仰的怀抱,是问题的根源之一。要釜底抽薪地解决这个矛盾,需要让穆斯林群体拥有表达自身权益的机会和权利,在法律框架内推动穆斯林的政治参与,这样才能阻止其借助暴乱的激进行为去表达不满。

在社会认同方面,可以通过强调伊斯兰教的合法地位,让法国民众承认穆斯林群体在社会中的存在。而对穆斯林群体则需要通过宣传、教育等方式促进与主流社会的融合,要求他们尊重其他的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

其实一部分穆斯林的同化还是很成功的

包括图二荷兰的



如此一来,就可以配合在社会经济中,扩大穆斯林参与教育与生产的机会,使其适应所在国家的生活,减少因贫穷和不理解而产生的自卑感。

最后,在严格审查新进移民身份的同时,促进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减少来自中东的未能快速融入西方社会的难民人数,尽力消化已有的人群,才是彻底解决穆斯林问题的良方。

但,时间会站在法国人这一边么?

欢迎大家关注和分享地球知识局(⊙v⊙)

END


  • 电影 钢铁战侠
    钢铁战侠
    Derick Fage Joe Estevez Brianna Barnes Islam Balbaa Ray Besh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