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档。

从除夕夜开始,电影圈就全员戒备,投入混战。

票房飘红,热搜乱飞,以亿为单位的贺岁档竞争已经接近白热化。

《飞驰人生》首日破三亿的背后,韩寒已经“三天没睡觉了”。

从上个月就开始打口碑战的《流浪地球》,正在和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做最后的角逐。

郭帆导演发长文感叹“小破球”诞生不易,引得卡梅隆本人转发。

无数影迷像看股票一样盯着各大票房,紧张的计算排片量和上座率。

初二,《流浪地球》的排片迎来大涨,同时坐稳了上座率。

今天,“小破球”已经完成了实时票房的逆袭。

各大平台的预测数据也显示,《流浪地球》很可能刷出国产票房的新记录。

毫无疑问,贺岁档的最大赢家,就在《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之间。

昨天,我们谈了这匹贺岁档第一黑马。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部首日破四亿、三天破九亿的大片——

《疯狂的外星人》


和《流浪地球》的黑马属性不同。

从一开始,就没人怀疑过《疯狂的外星人》的吸金能力。

“疯狂系列”十二年来的第三部曲,宁浩执导,集齐了黄渤沈腾徐峥,还有王宝强28亿保底发行……

这电影不爆才怪。

首日顺利斩获四亿票房,稳稳坐上贺岁档冠军之位。

然而过了初一,票房的增势却逐渐放缓。

评分出来之后,许多人摩拳擦掌准备买票的手顿住了。

开局7.3,现在已经掉到6.6。

网上的各路评价也是两级分化,褒贬不一。

比起隔壁《流浪地球》的清一色好评和高歌猛进的票房,得天独厚的《外星人》的成绩确实算不上有多好看。

许多人表示,这次的《疯狂的外星人》不那么“宁浩”了。

提起宁浩,你首先会想到什么?

2004,大学时拍的《香火》就获得了“东京银座电影节大奖”。

2005,玩票性质的《绿草地》成功入选柏林电影节和香港电影节。

2006,《疯狂的石头》横空出世,刘德华的三百万投资换来票房史上的一大奇迹。

这部中低成本的电影,创造了至今为人称道的黑色幽默经典和“以小博大”的票房实绩。

“疯狂”系列,也把“徐宁黄”绑成了铁三角。

后续的《疯狂的赛车》《无人区》《心花路放》也在不同的类型尝试中屡获成功。

一直以来,宁浩似乎从未让人失望。

然而这次,电影评论界似乎不买账了,豆瓣评分仍在持续下跌。

是这部电影真的不好么?

不是。

看完电影出来,朋友对我说:

“这片子如果是黄渤拍的,评分怎么也能上7。”

当时,豆瓣评分已经跌到6.8。

简言之,这个评分是给宁浩的,不是给电影的。

深以为然。

一直以来业内默认,“豆瓣评分体现艺术价值,猫眼评分影响市场票房”。

简单来说,这次豆瓣是在给宁浩打分,猫眼则是观众评价自己的消费体验。

猫眼8.5,说明大多数人的观感并不差。

对资深影迷来说,这却是一个“高中学霸交出的九十分小学答卷”。

作为国内少有的风格化导演,宁浩早已在观众中拥有了独特的标签。

让人眼花缭乱的多线叙事、犀利的蒙太奇剪辑手法、大尺度暴力镜头、荒诞喜剧黑色幽默……

然而这一切“宁氏喜剧”的独特风格,在《外星人》中都被淡化了。


好比人们期待已久的一位川菜大厨,最后端上的却是一碗红烧牛肉方便面。

味道虽不至于难吃,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许多人开始批评宁浩态度轻浮,或过度讨好市场。

当真如此么?

作为“疯狂”系列的第三部曲,这部《疯狂的外星人》宁浩筹备了整整五年。

他在访谈中提到,“光剧本就写了三四个方向。”


更不要说后续漫长的后期制作和资金、精力投入,都已经是宁浩的事业之最了。

拍完之后,宁浩到处诉苦:


“我再也不拍大制作的特效电影了。”

执导科幻电影,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听起来当然很爽。


但对宁浩来说,这也意味着超出了一直以来的舒适区域。


宁浩一直觉得,电影应该是一个枣核型结构

中型成本的电影占大多数,大投资和小投资电影分别占10%~15%。

现实中的市场却是哑铃型,两头大,中间小。

中等投入的电影,几乎没什么生存空间。

拍中低成本电影的时候,宁浩掌握着极大的自主权和自我表达空间。

一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全都可以拿来自由创作。

然而一部大制作电影,却意味着导演的自我表达空间无限让位于电影工业和视觉效果。

“工业化把电影本身的温度降下来了,这是反创作的。”“一个一米的雕塑,艺术性是最关键的。一个十米高的雕塑,就是一个工程学的问题,你得想什么材料才能立在那儿,这和创作没什么关系。”“我没想好接下来拍什么,但绝对不会再拍大制作的特效电影了。”

科幻的设定和高投入的后期制作,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宁浩的自我表达空间。

但这并不意味着,《疯狂的外星人》和前两部存在本质区别。


相反,这部电影在表达深度和阐释空间上,比前两部要更加深入。

只不过宁浩在自我表达和受众观感之间,设置了一级台阶。

退一步,轻松喜剧合家欢;进一步,猴子哲学别有洞天。

在@饭团看来,要深入解读这部电影,关键在于两个要素,和两条逻辑线

以下内容包含轻微剧透

宁浩的电影,“荒诞”是不变的底色。

他自称荒诞派,比起喜剧,他更喜欢别人把自己的电影称为“荒诞剧”。

“荒诞”一词作为艺术手法,来源于二战后的后现代主义。

而后现代主义的底色,说白了就是“解构”。

什么是解构?解构,就是消解。

消解群体,显露个体;消解意义,显露真实。

比如摇滚是对经典音乐的解构,《大话西游》是对《西游记》的解构。

看似轻松的喜剧形式下面,表达的往往是严肃的悲剧主题。


比起用理性规划出的阶级社会,荒诞派更喜欢肢解原有的秩序,让一切归于混乱。

混乱之中,才能看出真实的人性。


《外星人》的两个基本要素,一个是荒诞,另一个是文化冲突

主角——外星人——C国特工三方对峙,分别代表三种不同的文明:

底层人民、外星智慧生物和人类精英。

三方之间的误会和冲突,正是推进情节发展的核心力量。

荒诞,则是文化冲突的表现形式。

电影一开场,因为宇航员一个计划外的举动,导致外星人掉落地球。

好巧不巧,正砸在了猴戏传人耿浩(黄渤 饰)的房顶上。

荒诞和文化冲突就位,一场好戏就此开始。

这次的耿浩,和之前宁浩电影里“耿浩”没什么区别。

依然是脏兮兮的小人物,生活事业一事无成。

活着的唯一动力,就是把祖传的“猴戏”发扬光大。

好友大飞(沈腾 饰),则是个市侩精明的酒商。

耿浩瞧不上大飞的功利,大飞瞧不上耿浩的猴戏。

两人互相轻视,却又维持了一种动态的平衡。

正如太宰治在《人间失格》中所说:

相互轻蔑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贱

——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朋友。”

凭空砸下的外星人改变了两人原本平静的生活。

耿浩想要训练这只“罕见猴”传承猴戏,大飞想卖了这只猴子大赚一笔。

两人互相无法说服,大飞便同意耿浩先着手训练这只“刚果猴”。

而另一边,C国特工正在全球搜寻外星人的下落。

到这里,便进入了这部电影的两条核心逻辑线

第一条,是用荒诞彻底扭转了原有的阶级鄙视链。

电影刚开始时,有一条清晰稳定的鄙视链。

外星人>C国精英>底层群众>猴子

高等级的人傲慢轻蔑,看下一等人就如同人看动物。


然而宁浩并不喜欢这条鄙视链。

任何一个人物都是有价值的,不是说你觉得高级的就要怎么怎么样,你就不尊重别人。逻辑链里头千万不要高傲和狂妄,谁狂妄谁倒霉。

在电影里,他便用“荒诞”跟世界开了个玩笑。

最高等的外星人被当做猴子训练呵斥,C国精英被两个穷人耍的团团转。

等级倒置,秩序全无。

这不是宁浩第一次讲述他的“猴子哲学”了。

早在《无人区》的开头,他就讲述了两只猴子的故事。

所谓的规则与秩序,其实都不过是在原始兽性的基础上,受到生存和利益的驱动形成的。

人的本质,还是猴子。

当世界陷入失序,高等生物、人性和兽性混杂在一起,谁都没了什么骄傲和矜持。


小人物的市井技能,反而成了拯救世界的钥匙。

这就涉及到了电影的第二条逻辑线:


规训与惩罚之下建立起的原始权力秩序。

《规训与惩罚》,是法国社会学家福柯的著作,讲述了刑罚和规训权力之间的关系。

在电影中,耿浩用所谓的“巴普洛夫条件反射”训练猴子。

说白了,就是胡萝卜加大棒。

听话,就有香蕉吃;不听话,就要挨鞭子抽。

当外星人当做猴被训的时候,高级生物和最低一级的猴子没有任何不同。

面对奖惩机制,智慧生物像猴子一样选择了被驯化。

如果说耿浩擅长的训猴是“惩罚”,那么大飞熟悉的劝酒文化则是“规训”。


没有鞭子,没有暴力。

看似文明亲切,实际上还是赤裸裸的权力关系。

中国传统的劝酒文化,本质上就是通过施虐与被虐来确定权力关系。

大飞跪在地上,管外星人叫“大哥”,一杯一杯劝酒。

通过酒精的刺激,加上对下等人绝对控制的快感,高级生物也会醉。

这样,就建立了新的权力关系。

讽刺的是,最终解决危机的并非国家机关或者精英特工。

正是“猴戏”和醉酒,这两个最不入流的技能。

千万年的进化和人类文明的进步,演化出了高科技和工业文明。

然而当一切陷入混乱的时候,却要依靠动物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关于这部电影,许多人还有另一个疑问。

“《疯狂的外星人》和《乡村教师》到底有什么关系?”

电影片头一行大字写着,“根据刘慈欣《乡村教师》改编。”

然而了解原著的人都知道,影片的情节跟书基本没有什么关系。

宁浩自己的解释是,电影的灵感来源于《乡村教师》。

在我看来,这两个情节上大相径庭的作品,确确实实有着相近的内核。

即——

不要忽略任何人的价值和尊严,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原著中,讲述了一个“物理老师拯救世界”的故事。

有这样一段触动人心的对话:

“上尉,你是个白痴吗?!”舰队统帅大怒,“你是想告诉我们,一种没有记忆遗传,相互间用声波进行信息交流,并且是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每秒1至10比特的速率进行交流的物种,能创造出5B级文明?!”“但,阁下,确实如此。"“但在这种状态下,这个物种根本不可能在每代之间积累和传递知识,而这是文明进化所必需的!”“他们有一种个体,有一定数量,分布于这个种群的各个角落,这类个体充当两代生命体之间知识传递的媒介。”“听起来象神话。”“不,”参议员说:“在银河文明的太古时代,确实有过这个概念,但即使在那时也极其罕见,除了我们这些星系文明进化史的专业研究者,很少有人知道。”“你是说那种在两代生命体之间传递知识的个体?”“他们叫教师。”“教——师?”

在穷乡僻壤的乡下,教师讲述的知识看起来和耿浩猴戏一样无用而可笑。

然而,教师教给孩子的知识却拯救了全人类。

《疯狂外星人》中,耿浩碌碌无为,一事无成。

却宁可穷死,也不愿意改行开火锅城。

“猴戏也是国粹,国粹不能分高低啊。”“我爹是西南猴王,猴戏不能在我手上没落了。”

当大飞侮辱他的猴戏时,耿浩出离愤怒了。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只是,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除了主线之外,影片可圈可点的地方还有很多。

比如对于山寨建筑的嘲讽,比如几个致敬周星驰的经典镜头。

再比如,影片中用民乐演奏的《2001太空漫游》主题曲。

电影之外,许多人都在讨论我们开头提到的《疯狂的外星人》和《流浪地球》的票房角逐。

在我的票圈,已经有人开始公开下注了。

但其实,对于宁浩来说,这场“战争”可能和他没什么关系。

毕竟他本人,就是刘慈欣大部分版权的代理方。

《流浪地球》的版权,就是从宁浩这里给出去的。

后续的拍摄过程中,他不仅客串,更主动提供各种道具场景帮助。

无论郭帆,还是宁浩。

对于这些真正的电影人来说,也许票房并没有旁人想的那么重要。

星辰灿烂,宇宙浩瀚,在银幕后电影世界的探索,或许才是他们真正的战场。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