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些许英语功底,我们通常都能轻松理解很多电子竞技战队的名字。比如思聪的IG,Invictus Gaming,表达了对胜利的渴望与自信;比如OMG战队,Oh My God,为对手指定了感叹词。但有一支叫1246的战队,就算精通阿拉伯语和数学,也很难窥其深意,因此也闹出过某赛事介绍战队成立于公元1246年,故名1246的笑话。战队名虽诡异,但战队老板大家都认识,韩寒。

伴着乙亥猪年的钟声,《飞驰人生》上映了,这是韩寒的第三部电影。漫天的宣传都在告诉我们,从《平凡之路》《乘风破浪》再到《飞驰人生》,韩寒愈发成熟了。我本以为这成熟应该指的是电影摄制水平,看完电影我想,成熟也可能指的是年岁。

《飞驰人生》讲述了一个外人看来极为简单的一句话故事——因参加非法飙车被竞赛5年的拉力赛冠军车手张弛重返赛场夺冠。不仅故事简单,拍得也很简单,从复出听证会拍起,拍到重新考驾照,再到筹款改车,最后赛道争冠。笑点基本靠堆梗,煽情基本靠老歌,看得人多少有点尴尬。除了主角张弛,电影没有交代其他任何人的背景,这也直接导致电影里每一个角色都仅仅是一个符号而不是一个立体的形象,有人是暴发户、有人是对手、有人是队友、有人是家人,所有的人物关系都浮于表面,不仅行为缺乏动机,也难与银幕外的观众产生共鸣。巴音布鲁克拉力赛是全片的高潮,在擅长的赛车领域,韩寒没有让观众失望,拍出了拉力赛让人血脉喷张的效果,也用旁白道出了在路上开车与在人生道路上奔跑的关联,算是全片的点睛之笔,可惜浅尝辄止,并未深入。不要说跟一流电影比质量,即便跟韩寒自己的《乘风破浪》相比,我认为《飞驰人生》也欠了一截火候。

虽然我摆明了不喜欢这部电影,但我依然挺喜欢韩寒。作为一名80后,我们都与韩寒一样,挂着档,踩着地板油,甚至开着液氮,奔40去了。步子快的,今年虚40;步子再慢,也挥别了20来岁的青春。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怀旧,作为一个作家,韩寒恋旧似乎更甚他人。

影片中有很多内容80后都应该深有感触,比如张弛和林臻东第一次面对面,BGM是灌篮高手,画面模拟的是圣斗士星矢,而影片英文名 Pegasus就是圣斗士星矢的所属星座,双关飞驰与怀旧。而提到怀旧,不得不提隐藏在《乘风破浪》和《飞驰人生》背后的角色,徐浪。作为很多车手的启蒙老师,徐浪至今仍保持着国人参加达喀尔汽车拉力赛的最好成绩。他播种了梦想,却意外提前退场。2008年,徐浪参加拉力赛丧生,韩寒是他的两个抬棺人之一。2018年是徐浪逝世10周年,相信《飞驰人生》也满载了韩寒的哀思。据说,徐浪一直资助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山区孩子长大。我想,这可能也就是影片中张弛那个没头没脑、没交代因果、没有血缘的儿子小张飞的由来。

影片最后,不想输的张弛冲破极限,勇夺冠军,但刹车失灵,连人带车飞向了赛道悬崖外的天鹅湖。“我不是非要赢,我只是不想输”这是张弛最后的独白,也是赛场上男人烙印在骨髓里的骄傲与热爱。有很多方法可以让影片立意更高,展示出赛车运动不止于胜负的一面,展示出梦想不止于个人的一面,展示出青春不隘与热血的一面,不过那可能就不是韩寒,更不是徐浪了。

张弛死了吗,我想他是死了。理性分析,悬崖下的湖面带来的冲击力跟水泥没有区别,就算不被摔死,也会因为卡在车里溺死;感性分析,小张飞投了一个游戏币,张弛的赛车化身飞行器,飞向蓝天白云,守望先锋音乐响起,天使使用复活技能“英雄不朽”,徐浪虽然离世,但他的精神不朽。人到中年,我们有越来越多的顾忌,有越来越多的牵绊,我们深知每一个选择和每一份热爱都有其代价,所有的热血都会经过理性冷却,不求完美,但求无悔。

新春,整装出发。


——雪狐影视大全《飞驰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