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原创,中国的华语音乐没有未来;没有原创,中国的节目也没有未来。”

作者 | 韩玥

一期节目推出91首新歌。

这个曾经无法想象的歌曲体量,如今在《这就是原创》实现了。

作为优酷2019年第一档“这就是”系列自制综艺,聚焦于华语乐坛原创音乐人的《这就是原创》由优酷、灿星制作、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共同制作,邀请到陈粒、萧敬腾、王嘉尔三位创作型歌手担任原创捕手,从百余位优秀原创音乐人中挑选出40名“原创猛兽”,力求激活华语音乐的原创力量。

今年以来,无论是步入第七年的王牌综艺《歌手》,还是新人登场的《这就是原创》都在着重强调“原创”二字。其背后,是华语乐坛近十年的萎靡不振,亦是原创音乐品类于综艺市场的长期空白。

经过近三年的等待,由《中国好歌曲》原班制作班底打造的《这就是原创》,此次无论是在灯光、舞美、主视觉等细节处理,还是选手、赛制、歌曲类型等各方面的把控都与前者大相径庭,在更为贴近互联网传播逻辑的同时,从制作层面亦彻底贯彻“原创”二字。

正如节目总监制刘栋在发布会上所强调,“没有原创,中国的华语音乐没有未来;没有原创,中国的节目也没有未来。”

01 | 推新歌还是推新人?这不是一个单项选择

邓见超刚唱出第一句,站在对面的陈粒就忍不住落泪了。

在屏幕前,像她一样被这首《好的,晚安》感动的人还有很多。截至目前,在QQ音乐《这就是原创》第一期歌曲合集页面上,排在第17位的《好的,晚安》其评论数已经从节目上线当晚的几十条,飞涨至“800+”。

对于许多网友而言,包括陈粒在内,简单一句“好的,晚安”却激起了内心强烈的情感共鸣。这一切或许得益于表演开始前那段来自创作者的介绍。《好的,晚安》唱的是邓见超与前任“从来没说过分手”的感情故事,而略显戏剧化的介绍与开口后的深情细腻形成强烈反差,最终让更多网友记住了邓见超的名字。

自节目官宣那日起,就有很多人不断问刘栋一个问题:《这就是原创》到底是要造星还是要推新歌?

在制作团队看来,这二者之间并不是矛盾双方,而是相辅相成的存在。“你们看节目就能够很清楚地发现,这两个是分不开的。有一些选手,他有很多让人有共鸣的故事,这些都是通过作品唱出来的。”刘栋补充道。相比于《中国好歌曲》的强比赛属性,《这就是原创》分配了相当一部分精力在选手人物形象的塑造上。

《这就是原创》原创捕手——陈粒

整体而言,节目舍弃了电视综艺中常常使用的“主舞台+评审席”的舞台设计,以“猛兽下山”为主题,运用全新的舞美技术最大限度地将考核场地缩小,打破了选手与导师之间的阻隔,以一个更加平等的视角呈现出音乐人之间的双向选择,亦使得人物形象变得更加丰满。

在第一期节目中,唱着《嗜睡症女孩》的二次元少女印子月不满萧敬腾对于自己的评价,直接反问道,“为什么会接受不到感情?”这种直言不讳、质疑,在此前以评判、打分为主的音乐节目中少有发生。而萧敬腾最终站在一个原创音乐人的角度作出了解释,“那是一瞬间的打动,那瞬间你没有打动我,就等于我的狮子合唱团瞬间没有打动你是一样的意思。”

这样的平等交流还体现在节目组对于已出道歌手的一视同仁。

作为2006超级女声全国季军的刘力扬,在节目中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被镜头过度聚焦;而此前身为南拳妈妈主唱的梁心颐也没有被给予所谓的优待,表演部分甚至没有被完整保留。

在《这就是原创》总编剧宋静看来,对于参与其中的原创音乐人最大的最终就是平等对待。“他们的心态如果真的能调整到重新参与这个节目,愿意来,我们就跟其他选手一样对待,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为了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树立起选手的个人形象,团队还在赛制上进行了较为大胆的创新。第一期节目一开始便直接“淘汰”了除排行榜前十名以外的所有原创音乐人,不足50%的突围率加剧了导师救人环节的激烈程度,亦使得导师与选手的心理活动更为丰富。

感性的陈粒、严苛的萧敬腾、随性的王嘉尔,分别从不同侧面反应出他们对于音乐的态度与喜好;而选手前往各个战队的先后顺序、歌曲的选择也凸显了他们的个性,以及各不相同的音乐风格。

“实际上我们当初一起合作这个项目,有一个最大的初衷就是让这个节目成为华人、华语原创音乐的唯一入口和出口。”《这就是原创》优酷总负责人崔延宁在节目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希望这些音乐创作人,他们未来能够被大众所熟知、喜爱,他们的音乐也能受到大众的欢迎。”

02 | 打破“套路”,音乐综艺的无限可能

事实上,一档原创音乐节目并不好做。

曾将霍尊、赵雷、苏运莹、杭盖乐队等一批优秀的独立原创音乐人推向大众的《中国好歌曲》,一度处于“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遇,自2016年第三季收官后再未重返荧屏。

与此同时,网络综艺进入蓬勃发展期,从说唱、对唱、再到偶像选拔,但走向垂直细分之路的网综也未能将涵盖范畴更加广阔的原创音乐类节目再度复活。

“其实这两年多的时间,我们一直没有停止对原创音乐的思考。”《这就是原创》总导演、同样也是《中国好歌曲》总导演吴群达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表示,传播环境和市场的日新月异使团队一直在寻找新的方式,一种更贴近年轻受众欣赏习惯的综艺表达方式。

于是蛰伏近三年,《这就是原创》应运而生。如果说《中国好歌曲》中的原创作品是成熟的玉制品,那么《这就是原创》展现的作品更像未经雕琢的璞玉。不同于前者有着专业的现场乐队和较高完成度的混音编曲,《这就是原创》第一期中选手通常只是拿着一把吉他弹唱,甚至是在无伴奏的情况下进行清唱。

《这就是原创》录制现场

在第一期节目中,徐徐若枫的出现让很多网友大吃一惊。他用不太专业的演唱水平,在这个挤满了专业音乐人的舞台,清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热死了》,甚至他自己都一度怀疑自己的作品是否算 “原创歌曲”。

鲜为人知的是,徐徐若枫是吴群达从“回收站”里重新“捡回来”的一位选手。“如果按着以往我们做电视综艺的标准,这样的作品肯定被我们放一边了,想都不用想。但是现在网综市场各种垂直分类的节目越来越多,有说唱、电音、接下来还有乐队,大家对于音乐形式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任何一种音乐形式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感染到听众。”

“整体作品风格呈现更年轻化的趋势,表达也都很私人化,与《中国好歌曲》有很大差异,曲风上像Trap、future bass、氛围化的R&B都有涉及,比起往季作品风格来说更注重了时代感。”知名乐评人耳帝在观后点评中如是说。

在吴群达看来,《这就是原创》节目中不存在所谓的对与错,音乐也没有好坏高低之分。不同类型的音乐无法设立一个统一的评价标准,只要能够激起受众的共鸣、让听歌的人收获感动,就是一个好的音乐作品。

基于这一点坚持,《这就是原创》将自己放置于更高维度,不拘泥于单一的音乐类型,第一期节目便覆盖了说唱、雷鬼、摇滚等不同类型的音乐风格,给予受众多元丰富的视听享受。

从节目模式上来看,虽然拥有相同的制作班底,脱胎于《中国好歌曲》的《这就是原创》却跟前者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根据刘栋透露,在整体方向不变的情况下,节目赛制会随着播出的推进随时进行调整。“目的在于刺激选手和导师,把真人秀部分的冲突表现出来。例如后面分战队的那一场,是大家从来没有见过的全新形式,非常值得期待。”

更为重要的是,各个方面力求原创的《这就是原创》也并未延续此前素人选拔类音乐节目中一脉相承的模式,同时也没有海外成功音乐节目的影子,从第一期就传达着独属于自身的、带有明显标识的节目特质。

和以往节目完全不同的是,《这就是原创》的互动性和受众参与度之高是史无前例的。“我们在TME旗下的音乐平台上设有自己的排行榜,是完全向大众开放的,节目组会第一时间根据大众的下载量折算成投票数,直接影响节目的进度。这个力量其实是一个更大的力量。”刘栋介绍道。

暂且不论一档节目能对原创音乐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但《这就是原创》用更加网络化的话语体系和表达形式,为原创发声,这对于原创音乐及音乐人来说,就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在偶像音乐霸占排行榜,网红音乐霸占公共听觉空间的局面下,才需要有更多真正的好内容,优秀的原创歌曲出现来与之对抗且平衡市场,原创音乐人更需要一个能推广自己与曝光好作品的平台。”耳帝表示,这也是他个人期待《这就是原创》的主要原因。

从《这就是原创》首期用户反馈来看,更多的原创音乐人被网络用户认识,同时优酷“这就是”系列的高品质标签也再次得到用户认可。对于平台和用户来说,爆款不是常态,真正能够反映平台气质、培养用户心智的,恰恰是稳定输出的高品质内容,这一点优酷“这就是”系列做到了。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