酝酿已久的张艺谋的倾力之作《长城》在张艺谋的雄心壮志之中强势来袭,带着振兴国产电影的走出国门的伟大使命,背负着亿万中国观众的希望,亦如13年前的《英雄》般,试图再次唤起国人的狂欢和世界为之震撼的刮目相看。所以在张艺谋的信念中,《长城》与其说是一次力挽狂澜中国电影的救市尝试,毋宁说是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商业博弈。也就是说,《长城》走的是完完全全的商业之路,票房的高低才是仲裁这部电影高低优劣的重要砝码,至于其它的什么内涵、什么纵深、什么艺术、什么灵魂,统统都屈居于“只为金钱故”的资本市场中为奴为婢、抬不起头。于是我们恍然大悟,张艺谋变了。

看看《长城》讲了一个什么故事?一大波严阵以待的中国军队在万里长城上抵御怪兽入侵的故事。这是一个中国故事吗?不是,这只是一个套着“长城”的壳来烘托一位个人英雄主义的西方好莱坞传统套路故事。说直白一点,就是好莱坞著名影星马特达蒙在中国长城上的个人英雄表演。整个剧组都在围绕着他转,整个剧本都在围绕着他写,整个宋朝军队都是惊鸿一瞥的陪衬,整个中国知名艺人都在为凸显他的光芒万丈而屈居可有可无的配角。与马特达蒙以前所塑造过的所有电影角色一样,他只需要在《长城》里继续粘贴复制其在《谍影重重》系列中惯常的风格即可,所以他无须说一句中国话,也无须用入乡随俗的方式潜移默化融入中国。看完电影以后,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此讨好谄媚宁肯丢掉中国电影的人格而呕心沥血所缔造的“希望国人能感到骄傲”的中西合璧物,其意义究竟在哪?或者当你看完这部电影,又有哪些地方值得骄傲呢?除了流于表皮的张艺谋对大红大紫色彩的运用、对千军万马阵势得心应手的驾驭、对大场面的调度、对战斗画面身临其境的写实、对美学造诣讲究细致的涂鸦、对烘托大场面大动作背景音乐的筛选抉择以及对众人整齐划一表演的呈现之外,再也看不到一丁点作为中国电影特立独行的风格了。


虽然在影片中张涵予饰演的殿帅死时众军哀悼长歌当哭的那首《出塞》丧歌很中国化很打动人心,但这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中国魂却如惊鸿一瞥般还未令观众看清就已夭折。就如影片中被饕餮咬死壮烈牺牲的张涵予,观众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命呜呼了。不仅是张涵予,其他明星诸如鹿晗、刘德华、郑凯、陈学冬、林更新、王俊凯、彭于晏等等,不是走马观花走个过场,就是遭遇饕餮突如其来的攻击死得匆匆忙忙,徒留观众满头雾水、内心抓狂。

为什么张艺谋会如此“崇洋”马特达蒙?其实查查相关资料,我们不难找出答案,原来,这部投资高达1.5亿美元的超级大片,走的是完全国际化的制作水准,不仅是拍给中国人看,更是拍给外国人看(主要是拍给美国人看),而符合这种国际化制作水准的电影产业大本营除了美国的好莱坞,就只剩印度的宝莱坞了。而张艺谋拍《长城》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商业上的一飞冲天,如果按照传统的拍法,自然是中规中矩,难有起色。唯有对电影市场了如指掌的好莱坞,知道撬动中国电影市场狂热的秘密法门。而马特达蒙又是当今炽手可热又深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好莱坞明星,那么编剧团队自然要团团以其为尊,将他的剩余价值发挥到最大,而不是将电影的重心——故事放在首位。所以我们不应将所有的纰漏都归结于张艺谋的身上。应该看到张艺谋在为中国电影如何走向全球化的过程中所付出的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的功劳。

还有一点,中西合璧的电影多多少少都有点不伦不类、格格不入、令人尴尬的地方之所在,不过比起前段时间大名鼎鼎的导演吕克贝松所执导的《勇士之门》,《长城》要好得太多太多了,起码,没有太雷人。


——雪狐影视大全《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