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人物是喜剧的灵魂。

可我常常在影院荧幕上,看到各种“无魂怪”:人物太假、人物惨得毫无道理、人物是蠢货、人物不讨喜、人物故意搞笑……笑还没笑呢,就尴尬出一身汗。

作为一个喜欢给喜剧“捡茬”的喜剧编剧,以下是我自己咬着小手绢总结出的六种喜剧人物常见的错误写法。未必全对,但也不会全错。让我们一条条开始捡茬吧。

一、你的喜剧人物太假啦  

有些编剧觉得,既然是“戏”,就可以胡编乱造。而且是“喜剧”,更是可以天马行空,连基本的逻辑和常识都不要。

比如《横冲直撞好莱坞》,赵薇饰演的导游要把黄晓明饰演的游客从美国海关里“解救”出来。你以为她要用什么专业知识说服工作人员吗?

她一进去,“噗通”就给黄晓明跪下了。

(对工作人员)他可是中国的下一任皇帝

(对工作人员)我们皇帝的屁股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对黄晓明)请您千万不要砍我的头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看《还珠格格》呢!

连官方都忍不住吐槽——

你神经病吧你!

导游要都这么解决问题,旅游业早垮了。

这种写法,就是把观众当白痴糊弄。

其实,别说是现实中存在的职业,即便是虚构的人物,也可以写得有血有肉。

比如《泰德熊》里的泰迪,一只会说话的毛绒玩具,够虚构吧?

但编剧写的时候,完全把他按照“又无耻又混蛋又可爱”的中年糙汉来写。

因此,泰德和主角约翰的“兄弟情”也非常真实地折射了现实生活中喜闻乐见的基情模式。

一言不合打架(屁屁)

相伴静坐海洋馆

还有这种基情满满的对话——

约翰:我问你件事,她(女朋友)肯定期待有惊喜(求婚送戒指)对吧?

泰德:比如说肛交?

泰德:扯淡,你们才交往4年,我们都待在一起27年了。

泰德:我的戒指呢,傻逼?

打是亲骂是爱,甜死了。

编剧明白,越是虚构的人物,越是需要精致、动人的细节来支撑。

就算没有“表面的真”,只要有“内里的真”,观众就能感同身受。

所以那些从里假到外的片子,我希望你们有一天上315黑名单。

二、你的喜剧人物惨得毫无道理  

我最讨厌的一种喜剧,叫“卖惨”喜剧。编剧虐待角色的力度,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后妈。

这些角色惨得毫无道理、莫名其妙,而且越来越惨。

比如《假期历险记》里的男主一家。

去泡个“温泉”,结果误入化粪池。

车上被人莫名其妙画了个……¥#@&%¥

按了下遥控器,车竟然炸了

去漂流,结果遇上个不靠谱救生员差点淹死

就连最后到了渴望已久的游乐园,坐上了过山车,结果遇上机械故障被悬在半空……

这还是喜剧吗?这分明是“水逆指南”啊!

还有这种用身体伤害博观众一笑的。

不仅梗一样,连机位,姿势都一毛一样啊!!!

在好的喜剧中,喜剧人物的“惨”应该是由自己造成,并最终由自己解决的。

比如本斯蒂勒的《白日梦想家》

一开始,男主是个怂包。遇到任何想做的事情,只能通过“脑补”来解决。

看到女主角,“脑补”自己是个探险家+情话绵绵雪域王子。

我可以用我的传情猎鹰跟你联系

放飞心中爱的猎鹰!

但实际上,男主本尊只是呆呆地站在咖啡机前……

……成为同事们的笑柄。

要是我拿回形针打他一下 他会不会动呢

结果男主出去历了个险,爬雪山,过草地,长征两万五千里,彻底突破了自己。

回来以后直接怂包变情圣啊!

什么“我想你”直接就能说出口了啊!

这不就是奈的力量吗!

我当时在想……

我希望这听起来没有很怪异,但那时我是在想你

往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孤独。

给男主呱唧呱唧。

三、你的人物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喜剧界有一种说法叫“观众之所以会笑某个人物,是因为他们从这个人物的身上得到了优越感。看到有人踩到香蕉皮滑倒,我们会笑,笑他的笨拙。我们会庆幸摔倒的人是他,不是我们自己。

但“傻”是有限度的。当你的人物傻到一个人神共愤的境界,观众产生的就不是优越感,而是不厌恶感。

比如《港囧》里的这个人物,全程让我想掐死。

大清早擅自闯入别人房间拍摄

难怪你们多年不育

“咣当”给人扣个大铁帽(依然在拍)

全凭臆测向警方举报

凶手就是我姐夫

拜托,这种害人害己的傻X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呢?

在"兄弟电影"(buddy film)中,把其中一个人设置成彻头彻尾的傻帽绝不是高明之举。

比起“正常人+蠢货”,“缺点人物A+缺点人物B”的设置就有趣得多。

这一点,我国动画前辈在六十年代就做出了示范。

你踩我一脚,我打你一棒。

你架我上刀山,我背你下油锅。

游戏嘛,当然要有来有回才好玩。

答应我,别再让我看一个傻瓜害惨所有人的惨剧了,好吗?

四、你的喜剧人物不讨喜

喜剧人物一定是有缺陷的。

但有些喜剧中,角色的缺陷或者“过之”,或者“不及”,让喜剧人物变成了讨厌人物。如何做到“有缺陷却不令人讨厌”是一门技术活。我总结了三条规律。

1.缺陷有合理的产生基础

2.缺陷必须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3.人物魅力能和缺陷达到平衡

一一来验证一下

《死侍》中的小贱贱因为遭受WeaponX的酷刑,脑细胞过度增长变得疯疯癫癫,又暴力又爱钱。但是他画风清奇,魅力爆棚,脑洞大到天外,能给你无穷无尽的surprise~

《老爸老妈罗曼史》中的巴尼因为被女孩伤害变成了一个花花公子,但是他充满天真的孩子气,总是一本正经地提出疯狂的想法。(比如大半夜拉泰德去费城舔自由钟。)

《胜者即是正义》中的古门美在鹰派父亲的教育下成长为一个聒噪、势利、贪财的“无良”律师,但是他够真实,够直接,在法庭上总是不留情面地扯碎道德的遮羞布,还原一个残忍却又有趣的真实世界。

《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在妓院长大,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撒谎精、小混混,连武功都只学能逃跑的“凌波微步”。但是他脑筋灵活,上不怕贪官,下不怕魔教,把所有人玩得团团转。(还能让八个女人和谐共处,啧啧啧。)

对得上吗?

五、你的喜剧人物在故意搞笑

我看到过许多这样的喜剧。

人物突然做一件和主线毫不相关的搞笑(傻缺)事情。

人物突然甩一个段子。

人物突然甩一个网络段子。

人物突然甩一个和人物性格毫不相关的网络段子。

真以为喜剧电影就是段子手大赛?编剧之所以会这样,往往是因为剧本不,好,笑。为了补救,只好往里硬塞。就像一个丑女拼命往头上戴花。但你脸长得那么潦草,头上整出个御花园有啥用啊?

对待“烂”喜剧,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不是戴花,而是彻彻底底地整容——从“根”上调整人设和情境。下面的这些喜剧,根本不用看剧本,只要写出一句话梗概,就能想到会有多好笑。

《甲方乙方》:四个好友成立公司帮人实现千奇百怪的愿望。

《热情似火》:两个乐手为了躲避追杀不得不男扮女装混进一个女乐团。

《博物馆奇妙夜》:一个博物馆小保安独自面对一夜复活的历史人物和动物。

《宿醉》:几个不靠谱兄弟在一夜宿醉后需要找到不知所踪的新郎。

泉眼开了,还愁泉水不自己咕嘟咕嘟冒出来吗?

六、你的喜剧关于事件,而非关于人物

有些喜剧编剧觉得,只要把事件写好笑了,人物没那么重要。

于是人物一会儿掉进粪坑,一会儿闯进了澡堂子,一会儿不小心把人家的骨灰当咖啡喝了。喝喝。

写不好人物,才会用事件强行搞笑。一切剧作都是关于“人”的,喜剧也不例外。

任何事件都应该是对人物关系的反映、挑战以及改变。举个栗子。

《老友记》里S02E17,乔伊搬出了他和钱德勒共租的公寓,钱德勒找了一个新室友艾迪同住。乔伊害怕钱德勒有了艾迪就不喜欢自己了。有一天他来到了钱德勒的家,却看到钱德勒正在吃艾迪给他煎的蛋。

好了,请用吧。朋友,这是艾迪秘制鸡蛋。

乔伊大惊失色。

我还以为你喜欢面包挖一个洞,中间放蛋——我做的那种。。。

然后两个人就开撕了……

乔伊:你比较喜欢谁的蛋,他的还是我的?

钱德勒:我两个一样喜欢。

乔伊:少来了!没人对两种不同的蛋一样喜欢!

钱德勒:那有什么差别呢?你的但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

你带着你的蛋走了!

你就真以为我不会找到新蛋吗?

两人“蛋B”了足足一分钟,但请你告诉我,这个场景真的是关于“蛋”吗?

“谁的蛋更好”并不是重点。人物托“蛋”言志,以“蛋”抒情,说来说去就是两句话:

钱德勒:你背叛了我!

乔伊:你还爱我吗?

事件只是表面,人物关系才是内核。人物是喜剧的核心。

重要的事情说一遍。

来源丨 喜剧捡茬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