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卉  编辑/曹乐溪

这个半月来,迪斯尼收购福斯的新闻风风火火,再加上贺岁档烽烟正浓,几乎让人们忘了前不久上映的迪斯尼首部华语电影《假如王子睡着了》,电影的市场表现不算亮眼,但在这部电影背后出现的一种新型合作模式,以及其代表的意义都远比这部影片本身更大。

面对《假如王子睡着了》的市场表现,出品方之一无敌影业CEO蔡胜哲很坦然:“我成立这家公司就为了等待迪斯尼这样的公司来合作,现在有了这部电影,我公司、艺人、团队和个人的价值都比影片票房大非常非常多,拍完这个片子,我现在可以和全世界各个公司对话。”

从蔡胜哲言语间可以看出,尽管影片票房成绩不佳,但做成了这个电影项目的意义更大于实际盈利。的确,对于业内任何一家影视公司来说,能够与迪斯尼合作,这对于其未来的发展有比几亿票房更大的助推意义。

两年前,迪斯尼来到中国寻求本土合作伙伴,在他们走访中国影视公司的过程中遇到了蔡胜哲和他的无敌影业(当时为天下无敌),在迪斯尼与无敌影业签署的这份协议中,双方在规定年限中共同开发合作一系列多类型项目,《假如王子睡着了》便是这份合作协议中的第一个项目。

迪士尼合作三原则:

合法合规、海外制片经验、完善的公司体系

《假如王子睡着了》是部典型的迪斯尼童话爱情故事,改编自1995年的美国电影《二见钟情》,改编过来的版本也极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故事风貌,据蔡胜哲讲述,在项目开发初期,他认为美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些爱情电影很适合放在现在的中国环境内来做,同时2015年的爱情片《滚蛋吧!肿瘤君》也给他很大触动,他想做一部能够对这个环境有正面影响的电影,而且传达积极价值观和正能量也是迪斯尼最擅长做的事,于是便有了《假如王子睡着了》这部影片。

作为世界娱乐巨头,想与迪斯尼合作的公司千万万,但在中国却是无敌影业雀屏中选,除了蔡胜哲所说的“幸运”,小娱相信还是有更多原因存在的。

据蔡胜哲讲述,迪斯尼非常看重合作过程中的规范程度,“我们懂,而且我们很合规”,这是蔡胜哲反复强调的一点,蔡胜哲曾担任过李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台湾地区的制片主任,也负责过中韩合拍片《重返二十岁》的制片事宜,过往与海外影视公司及工作室的合作经验让蔡胜哲具备迪斯尼需要的逻辑思维,在双方洽谈过程中,例如他能为迪斯尼梳理出一套完善的会计逻辑,也具备符合迪斯尼要求的PO观念,对话过程中无敌让迪斯尼感觉遇上了一样的人,于是在两三个月的商议之后双方签下了这份合作协议。

懂归懂,但如何把迪斯尼的规矩带入中国并保证其可以实行,这才是最难的部分。所谓入乡随俗,当迪斯尼带着一整套美国的制片模式与理念空降中国市场,规矩的本土化是第一步。

“他们会给我一套完整的标准,然后我就开始帮他们修,修改成跟这边合法合规、符合一些民情的状态。”据蔡胜哲回忆,在迪斯尼给过来的标准范本之上他大约进行了20%至30%的调整,但整体来说,整部电影运作还是在迪斯尼要求的规范之下进行。

例如美国工会制度对于工作人员与演员的工时有着完整的规定,片场陈柏霖和林允当天工作时间已满八小时,现场工会人员就会喊停,而无敌影业方面则有与之相应的协调机制, 包含超时费用的补偿等更适宜于本土的细则。再如影片中有一个镜头,是陈柏霖削了一个米奇头像形状的胡萝卜送给林允,这个创意是美术组与导演组开会时想到的,当这个想法被提出时,现场的片方人员立马举手表示“这个要跟法务那边确定,米奇头像的规格是有标准的,这些事情你们不能随便做。”无敌影业就会和迪斯尼方面细化协调这个小小创意的后续事宜。

“迪斯尼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考试,这考试很难,我的员工在两种不同的工作模式中高压运作了大半年,每个人都负荷了不小的压力。”与迪斯尼的第一次合作固然辛苦,但蔡胜哲也表示,“公司在制片程度上交出一个很好的片子。”

香港WUDI PICTURES与台湾无敌影业成立于2016年底,均为无敌影业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此外,上海艺势流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是无敌影业在策略和财务上的合作伙伴。蔡胜哲也介绍到,艺势流的影视项目艺术性质更浓,也会参与到一些小型片投资当中。因为艺势流与香港无敌在决策上是有一致性的,所以可以实现香港与内地资金流通的顺畅。

资金流通的合法与顺畅必然也是迪斯尼选中无敌的原因之一,正因为无敌具备了守规矩、两岸落地、海外制片经验等迪斯尼需要的种种关键因素,所以这家名气不大的公司就这样成为了迪斯尼的内地合作伙伴。

蔡胜哲很开心地告诉娱乐资本论:“我希望可以有跟全世界工作的机会,我通过了迪斯尼的考验,现在我又要再开发一部美国片,我完全不需要解释任何事情。”

在其他业务方面,无敌还参投小库珀·戈丁自编自导的电影《Louisiana Caviar》,蔡胜哲为影片担任监制;电视剧方面有与湖南卫视合作的《火王之破晓之战》,改编自漫画《火王》,陈柏霖、景甜主演;艺人运作方面,无敌除了负责旗下艺人陈柏霖的一起工作,也会为艺人规划发展路线,据蔡胜哲透露,明年公司还会签下一个国际性知名演员;此外,目前无敌还在和两家日本漫画出版社协商两本漫画的版权事宜,公司内部也在进行属于自己的原创项目开发等。

输入产品与本土产品市场反响差距大

迪斯尼扩张道路上本土化仍是难题

从无敌影业的角度来说,尽管与迪斯尼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并没有取得风光成绩,但走出了这一步,才是最重要的事。但对于迪斯尼来说,《假如王子睡着了》并不是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步,早在2010年迪斯尼曾拿出旗下IP《歌舞青春》来到中国做第一次本土化尝试,电影内容呈现出明显的水土不服,票房收入仅110万,至今仍被大家诟病。

在去年陆川执导的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中,迪斯尼的身影再次出现,其旗下迪斯尼自然电影公司位列出品席,影片的拍摄团队也是由迪斯尼雇佣的英国团队。影片上映后取得6600多万票房,目前位居国内纪录片票房榜第二。

上月底,迪斯尼官宣2019年真人电影项目《花木兰》女主人选确定为中国演员刘亦菲,刘亦菲成为迪斯尼舞台上的第一位中国真人公主,从演员和影片定位上也可看出,迪斯尼明显倾向于中国市场的策略规划。

但总体来说,迪斯尼与中国本土结合的出产方式及产品远不及输入品,从1938年《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在上海、南京戏院的小规模放映,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在央视的播放,九十年代《米老鼠杂志》的发行、《小神龙俱乐部》的开播,1995年《狮子王》的正式公映,2003年《加勒比海盗》的引进,再到超级英雄满天飞、去年的《疯狂动物城》问鼎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冠军、上海迪斯尼乐园正式开园了,昨日《寻梦环游记》突破十亿大关,桩桩件件都体现着迪斯尼美国文化在中国市场受到的热烈青睐。在这些输入产品爆款频出的同时,迪斯尼所做的不只是进军中国,还有根植于中国,此次与无敌影业的合作无疑就是迪斯尼根植于中国的方式之一。

“迪斯尼做这个片子一定希望票房好,但它真正的目的绝对不是票房好不好,而是它第一次做这个事,它第一次在中国这边完整操作(一部影片),也可以看到很多实验的结果。”对于《假如》这部影片之于迪斯尼的意义,蔡胜哲也做了这样的解读。

的确,豪气如迪斯尼,野心也如迪斯尼,眼见着就把福斯的半壁江山收入囊中,一部电影的成败并不是关键。从这部影片中,我们也同样可以看出迪斯尼想进一步深入中国市场的愿望,但这部影片也给了迪斯尼一个最直白的反馈,要想征服中国的市场和观众,就算是迪斯尼,也还长路漫漫。

原文链接

  • 4.4 假如王子睡着了
    假如王子睡着了
    林允,陈柏霖,张云龙,秦沛,张宇,姜宏波,钟欣凌,陈奇,丁冠森,陈思,吕绍聪,陶思屹,朱然,吕云骢 
  • 7.3 夜以继日
    夜以继日
    东出昌大,唐田英里佳,濑户康史,山下莉绪,伊藤沙莉,渡边大知,仲本工事,田中美佐子 
  • 6.1 女孩睡着了
    女孩睡着了
    贝塔尼·维特莫尔,HarrisonFeldman,AmberMcMahon,马修·惠德特,埃蒙·法伦,蒂尔达·格哈姆-哈维,ImogenArcher,MaiahStewardson,FionaDawson,GraceDawson,丹妮艾尔·卡坦扎利蒂,LucyCowan,PiaMoutakis,ClaraMoutakis,EdCovill 
  • 8.2 假如性有天意
    假如性有天意
    李惠英,金圣洙,柳太雄,陈彩英 
  • 8.6 汽车旅馆疯劫案
    汽车旅馆疯劫案
    爱丽丝·伊芙,布莱恩·科兰斯顿,罗根·马歇尔-格林,乌苏拉·帕克,里奥·菲茨帕特里克,艾琳·库明斯 
  • 7.1 波斯王子_时之刃国语
    波斯王子_时之刃国语
    杰克·吉伦哈尔,杰玛·阿特登,本·金斯利,阿尔弗雷德·莫里纳,史蒂夫·图森特 
  • 9.8 假如我有超能力
    假如我有超能力
    王子睿,刘语乔,张歌,杨舒枫 
  • 6.2 你睡着的时候
    你睡着的时候
    吴允儿,李英恩,李昌勋 
  • 6.8 冰是睡着的水
    冰是睡着的水
    应采儿,潘虹,高曙光,陈建斌,鲍国安,侯勇,陈宝国,午马,罗嘉良,于荣光,申军谊,巍子,于和伟 
  • 5.2 我的酒鬼女友
    我的酒鬼女友
    艺智苑,卓在勋,金炫锡,申伊 
  • 电影 假如王子睡着了
    假如王子睡着了
    林允 陈柏霖 张云龙 秦沛 张宇